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朱振国在管道维抢修作业现场进行检测


朱振国,方脸庞,中等个子,皮肤黝黑,走起路来都带风。在“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中,他把油气集输管道巡护工作视为“自己的长征”,年均巡检里程近2万公里,十七年累计巡程达30万公里,解决无数现场问题,发现各种安全隐患580余项,冒着生命之危排除多起风险,被同事们称为“最美逆行者”,党组织授予他“牙哈采气老黄牛”。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日常巡检中的他

心细如发是他的习惯使然


“在岗一天,尽职24小时。无论遇到什么天气和情况,都要按时做好巡检,心细如发是关键。”朱振国作为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本部为数不多的甲方操作员工,他说,把本职工作做到最好,不出纰漏,不出事故,确保安全生产是他最大的心愿。


6月29日中午,刚用完餐的朱振国便开启了他午休时的巡检,这是他长期以来养成的习惯。高后果区、隐患井、套压异常井每天必检,徒步巡检与锻炼身体两不误,细心的他每天都要巡两圈,任何异常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这双“法眼”,是他高度的责任心和精湛的技能所炼就。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朱振国与同事在严冬中徒步巡护管线


靠着这一双“法眼”,在20天前的一次巡检中,他发现YH 23-2-10井注气管线预留阀门旋塞阀处有种似有若无的“嘶嘶”声,与生产现场的其它声音混杂在一起,稍不留神就难以察觉。经反复检查,他确信此处有异常。后经厂商紧急拆解后发现,阀体密封圈处出现问题,好在老朱发现及时,更换密封圈后消除了隐患。


今年4月,朱师傅在1号阀组例行巡检时听到细微的声响,但地面没有任何异常,他趴到地上翻来覆去地检查,最终发现埋地计量汇管靠近绝缘接头处发生微渗,朱师傅立即向作业区经理苏鹏汇报,并在现场拉起了警戒。牙哈采气作业区立即采取应急措施,停产、泄压、放空、置换、挖掘、焊接……61小时连续抢修,晚上虽凉,但老朱已满头是汗,年轻同事见朱师傅这么拼,赶紧把重活都抢了过来。


在日常巡检中,他对管道沿线及周边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保持高度警惕。2019年4月4日,老朱发现YH7X井周边农户在复耕,开垦逐步向地下管道靠近,一旦伤及管道必将造成事故。他当即依法阻止,并通知相关方做好管垄恢复工作。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朱振国向新员工传授管道挖掘作业现场监护知识技能 


紧随其后,为消除管线建设年限久、历年洪水侵袭、农民开荒和走向位置不精准的安全隐患,朱振国迅速组织人员开挖探坑36个,发现管线点18个,探明管线走向,恢复管垄,做好标识,并对周围农民挨家挨户进行管道保护宣传。


恪尽职守,心细如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像一名战士,长年累月奔袭在巡检路上,为安全生产而日夜兼程。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突发险情中的他

冲锋在前是他的责任担当


在高危高风险油气生产现场巡检,突发险情的应对处置是对一个石油人责任担当和胆识的一块最好“试金石”。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朱振国一丝不苟记录并上传巡检现场情况 


2018年元旦,晚上9点多,员工们正在聚餐,控制室突然传来“YH23-1-2H井发生刺漏”通报,朱振国和他的师傅王克俭当即放下筷子,起身抄起帽子和手套,边往外冲边向领导请缨:“我在这里巡井十多年,每口井情况我都清楚,我们先行一步,你们随后到!”便开着车冲进了夜幕。


还没到井场,他俩就听见了刺漏声,关井是当务之急。但该井RTU系统系手动,无法远程关井。情况紧急,来不及请示和等待后续人员,他俩不顾一切冲了上去,摸黑爬上操作平台,迅速展开关井作业。


两人抢关着阀门,高压天然气喷溅起的石子一阵阵砸在他们身上,安全帽被砸得“噼噼叭叭”作响。此时此刻,身边的凝析油和浓烈的天然气随时可能因为石子飞溅钢铁擦出的火星而发生爆燃……


险情排除后,走出井场,他俩相视而笑,下意识相互打趣到:“你后怕吗?”“真后怕!”“说不后怕那是假的!”


然后,一身油污的他们,返回食堂涮起了元旦火锅。


包括其他一些突发险情,老朱都是这样冲锋在前。


王克俭告诉记者,老朱虽然年龄比他大,但却是他的徒弟,十七年前,老朱逆向而行,从后勤调到艰苦的一线干起了采气工,所以站队的七八位年龄小的同事都是老朱的师傅。


老朱对师傅们非常尊敬,工作总是抢着干,一有空就帮师傅们擦车、加油、打扫卫生等等。一旦遭遇突发情况,老朱总是第一个向前冲的人。“对这样的党员徒弟,我们一百个服、一千个赞!” 王克俭补充道,并竖起了大拇指。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朱振国虚心向青年员工学习掌握电子巡检升级技术 


乙方单位对朱振国也有同样评价。冯庆社说,他认识朱振国已有十年,虽与老朱是甲乙方关系,但老朱从不摆甲方架子。那年夏季,牙哈7X-1井管垄被洪水冲毁,在维抢一线,朱振国作为甲方监督人员,同乙方人员一样冲锋陷阵,并趁休息间隙买来饮料请大家喝——以免有人中暑……


在巡到YH23-1-2H井时,在那个曾经的抢险现场,朱振国用这句话回答了记者想要追寻的答案。“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我得对自己的工作负责,何况我还是一名党员。”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生活工作中的他

战胜病魔是他生命的礼赞


聊起组织授予他的“老黄牛”称号,他嘿嘿一笑道:“其实,回到家我就成了‘甩手掌柜’,老婆啥也不让我干。”


事情源于十年前,朱振国患上淋巴癌,对于一般人这是个巨大的打击,但一向乐观的他并没有被吓倒,而是逆病而上,以一定要战胜癌症的坚定信念,积极医治,强化锻炼,全力抗癌,并成功痊愈。2018年,他又因患病动了一次大手术,此后身体大不如从前。为不耽误工作,他选择就近在疆内手术治疗,每次医治他都安排在轮换休期间进行。


朱振国的妻子李咏告诉我们,化疗后老朱的手总是裂口,为了照顾他,她包揽了家里洗衣做饭、收拾房子等家务,包括老朱每次回家的行李她都抢过来扛上楼,以免他累着或者旧病复发,尽管老朱他无论如何都要帮妻子做一些家务。


一回到岗位,除了做好工作,工余时间老朱也大都用到了巡线上。每天一早一晚,他都要巡检高后果区。有人说“这不是定期巡检吗?你何必天天巡?”老朱总是笑着答:“高后果区意味着高风险,我每天去走走看看,既锻炼了身体,还能及时发现一些情况,少一点风险,多一分安全嘛。”


朱师傅坦言,在他身患重病时,同事们都义不容辞地帮助他,并为他捐款数万元。领导一次次到医院看望慰问他,一再要求他以身体为重,不要只想着工作。为了感恩,他说一定要以更加努力的工作来回报大家。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朱振国在巡检现场认真分析生产参数 


逆流而上,勇毅前行。十七年如一日,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每口井、每台设备和每条管道都成了老朱的“孩子”,哪里有“头疼脑热”他都会精心呵护。他说,人生无异于“自己的长征”,总要对社会贡献点什么,当好油气集输管道的守护者,与大家一起,把西部的清洁“蓝金”安全输送到下游4亿人家中,那就是他内心里深以为傲的事情。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图文蒋万全 马艺轩

编辑 | 皮博
审校 | 黄伟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一位石油人的30万公里巡检“长征”路

发布者:cnpc,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ubeoil.com/archives/80923

(0)
上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下午11:23
下一篇 2022年7月4日 上午11:4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