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组会释放重大信号!中石油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将迎巨变?

党组会释放重大信号!中石油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将迎巨变?

8月24日,为进一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提升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努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批示精神,中国石油集团党组召开扩大会议,研究部署国内勘探与生产加快发展规划方案。

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在会上对上游油气业务加快发展做出明确指示。一篇一千余字的会议报道,信息量极大,字里行间透露出了诸多重大变革信号,这些具体的指示要求到底意味着什么?让小编带你一窥一二。

“深化东部、发展西部、拓展海上,油气并重、立足常规、加强非常规”

【小编解读】“从稳定东部”到“深化东部”,无疑对东部寄予更高期望,就是要深化转变开发方式,深化改革创新,深化效益导向,实现从单纯的油气资源稳定到丰富的资源效益深化。西部则是油气上产的希望,近几年,如玛湖、龙王庙等世界级的大发现均在西部。发展西部,就是要做实厚家底,做大发展空间,为增储上产提供新动力。拓展“海上”是大势所趋,需做好技术储备、装备攻坚,积淀发展实力。

近年来天然气业务发展迅速,在中国石油油气业务中的占比由2011年35.9%上升为2017年46.5%。下一步,原油、天然气业务发展均要“加速度”,实现原油低成本开发,天然气加快上产,实现“油气并重”,减缓国内油气对外依存度快速上升的势头。同时,要立足常规、加强非常规,实现战略资源有序接替,效益持续提升。

“要继续突出风险勘探,鼓励敢冒大风险、争取大发现”

【小编解读】油气勘探是一项高风险、高回报的工作。高风险性令许多背负着严格投资考核指标的领导干部只围绕着“热炕头”打探井,不敢冒风险,降低了大发现的可能性。

为了减轻油气田企业的思想负担,2004年,中国石油启动风险勘探管理机制,在集团层面设立风险勘探专项投资资金,计划单列,专款专用,投资不与年度可采储量考核挂钩,井位的施工管理仍交由油气田进行。风险探井若有重大发现,成果归油气田公司所有,无论风险探井成功与否,风险勘探专项资金不列入油田公司考核,从根本上解决了油气田企业在新区新领域积极探索的后顾之忧。风险勘探施行以来,成效显著——取得显著成效,取得12项重大战略突破,获得11项重要发现,经过进一步评价勘探,新增探明地质储量30亿吨当量,相当于每年新增2-3个大型油气田,助推了储量持续高峰增长。有专家表示,近年80%的油气大发现都源于风险探井。

风险勘探是寻求大发现最为有效的方式之一。油气产量的持续稳定增长,需要大发现大突破做支撑,可见风险勘探的力度会进一步增强,投入会进一步增加,为保障能源安全奠定更坚实的资源基础。

“聚焦东部延缓递减、西部加快上产等关键问题”

【小编解读】也就是减产油田要稳产、稳产油田要上产、上产油田要加快。减产油田多集中在东部,就是要挖掘围绕高度分散剩余潜力的有效技术等关键难题,依靠技术创新,加大攻关力度努力实现稳产;稳产油田则要实施好老油田稳产工程,筑牢稳产根基,努力实现上产;上产油田主要集中在西部,如新疆油田的玛湖、西南油气田的页岩气等,要保证产能建设力度与速度,加快发展。

“要以超常规举措推动勘探开发业务高质量发展”

【小编解读】油气勘探开发是需要在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中,一次次实现自我超越的工作。当前,上游勘探开发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比起创业之初,石油战线要克服的更多是要破除思想认识的藩篱,破除体制机制的束缚。苏里格“5+1”模式的构建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2005年,针对苏里格气田开发难的困境,中国石油果断引入市场竞争机制,竞标引入渤海钻探、长城钻探等中国石油内部5家单位,同长庆油田一起(简称“5+1”)合作开发苏里格气田,实现了产量效益双丰收。在高质量发展和提升国内勘探开发力度双要求下,苏里格“5+1”模式是否还有深化和扩大的可能?可以期待一下。

“继续加大矿权内部流转力度,突出探矿权流转,发挥上游业务整体优势增储上产”

【小编解读】为有效化解资源结构布局不平衡,充分激发勘探开发潜力,中国石油于去年启动了首批内部矿权流转工作。长庆油田、西南油气田、青海油气田将20个潜力探采矿权区块,流转给大庆油田、辽河油田、华北油田及玉门油田。流入油气田企业充分发挥人才和技术优势,将新的思想、新的技术、新的管理机制带到西部,实现市场化运作、社会化服务,促进高效勘探和低成本开发。改革实施不到一年时间,已经见到实效:华北油田在巴彦河套探区获得重要发现,仅用7个月时间,打破了河套盆地2万多平方千米找油40余年沉寂的局面。

乘胜追击。按照董事长继续加大矿权内部流转力度的指示,第二批矿权流转有望近期启动,进一步盘活矿权区块和未动用储量资产,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再添新动力。

“完善增储上产激励政策”

【小编解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面对我国原油产量持续下降,亿吨原油稳产动力不足等问题,石油工业率先变革实行一亿吨原油产量包干政策。这是我国上个世纪80年代最大的行业承包政策,也是我国工业部门的第一个行业大包干,极大地调动了石油企业的生产积极性,缓解发展资金短缺的矛盾,实现了原油产量的稳步提高。此后,我国还出台了天然气商品量包干政策,促进了天然气产量的稳步增长。当前,我国国内油气勘探面临资源劣质化等难题,上产稳产难度越来越大。为进一步激发广大石油战线员工的主动性、创造性,脑洞开一下,党组会上说要完善增储上产激励政策,是否意味着新时期的“包干政策”要出台了呢?期待一下。

“积极与地方政府合作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积极引进社会资本,实现企地和谐共赢”

【小编解读】在混合所有制改革方面,中国石油一直是先行者。此前,中国石油与延长石油合资设立延安公司,共同开发陕北油气资源等。保障国家能源,要借助混改之力,做大合作对象、合作领域,共同解决开发难题,实现共赢发展。想与中国石油共同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事业做出贡献的企业、政府,机遇来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022-66615240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cubeoil@cubeo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