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州油田

斑驳的名片上有许多光辉的“第一”

南海东部开发的第一个油田

第一个由中国海油和外国合作者

联合作业的合作油田

第一个在中国海油超百万吨级的油田

……

被海油人亲切地称为

南海东部油田的“长子”

但在故事的最初

这里只是一片不被看好的区块


1978年

党中央做出对外合作开发海洋石油的决定

珠江口盆地这块“处女地”很快吸引了

国外众多石油公司前来开展勘探工作

5年后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

与意大利阿吉普公司、美国雪佛龙公司

德士古公司签订了16/08区块合同

1985年

ACT合作机构在16/08合同区块的

惠州21-1-1井获得高产油气流


“惠”当水击三千里


尽管如此

当时的惠州21-1油田

仍被认为是储量不高的边际油田

在国际油价“低迷”的上世纪八十年代

这样一个“鸡肋”油田

究竟要不要开发、如何开发?

 

中外双方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

使用可解脱的FPSO

(浮式生产储卸油装置)

和固定平台相结合的方式

把尽可能多的处理设施放在油轮上

减轻平台负荷

从而达到降低造价的目的

 

南海东部海域的海洋石油工业蓄势待发

 惠州油田也逐渐成为远近闻名的

技术学习和人才培养平台

“南海发现”号FPSO应运而生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州21-1平台生产的原油输送至“南海发现”号FPSO处理,经提油轮送至沿海炼厂进行加工

30年前的惠州油田

大部分仍由外方担任主要作业者

平台上几乎看不到中国人的身影

中方员工需要从平台甲板工做起

经过trainee(学徒)

assistant(助理)等阶段

才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顶岗

 

1987年夏末

陈志勇等55名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

与南海东部石油公司签约

组成南海技工班

他们大多来自

广东湛江和惠阳等地的城镇或农村

自此

他们的人生与海洋石油

结下了不解之缘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南海班培训照片


一群不到20岁的小伙子

用三年时间恶补外语

“啃下”专业课

去到大海中央一个全是外国面孔的平台

做中国南海的第一批海上石油工人


为尽快掌握相关技术并接替对应岗位 

他们厚着脸皮追着外国师傅问

通过聊生活增进感情

看不懂设备说明书

几个人就拿回宿舍晚上接着一起看

……

“惠”当水击三千里


1992年6月

距离陈志勇

第一次登上惠州21-1平台将满两年

突然有一天

外籍的平台吊车司机找到他:

“Chen,下一个海班,你来开吊车。”

他的脸上瞬间绽放出自信的笑容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州21-1油田问世后的十几年间

一大批油田接连被发现并成功投产

“南海班”成员也陆续顶岗

被派往其他油田成为中坚力量


“惠”当水击三千里


在这期间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刻

莫过于1996年的新年第一天

ACT正式更名为CACT

中国海油加入惠州油田作业者行列

标志着当时的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NOOC)

同阿吉普(AGIP)

雪佛龙(CHEVRON)

德士古(TEXACO)的合作

进入更高阶段


中国人开始真正具备

西方大石油公司同等水平的

管理现代化海上油田的能力


“惠”当水击三千里


扬眉吐气的历史瞬间

背后是不止一代人的长途跋涉

再也“不被动跟着别人干”的海油人

开始排除万难

去跨界钻研、去面对质疑、去迎接挑战

只为证明中方人员在技术和管理上

已能同ACT作业者平起平坐


也正是因为这段

时不我待与困难重重交织的时期

让在这片油田成长起来的海油人

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赛道

成为匠人、专家和管理者

……

才终于将最初的一纸协定付诸实践

让梦想照进现实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日产12万桶原油的高光时刻虽还在眼前

但经过十多年的高速开采

惠州油田开始面临

产能不复往日辉煌的困境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海上航拍


 产量递减

挡不住海油人的“雄心壮志” 

随着研究人员对地质油藏认识的深化

加之番禺30-1气田在2002年获得发现

其与惠州21-1气田联合开发的方案

进入海油人和外方合作者的视野

惠州21-1B平台在这个背景下应运而生

 惠州油田走出了

“滚动开发、油气并举”的新局面


“惠”当水击三千里

2004年,惠州21-1B平台在海上安装


2005年12月28日

来自惠州21-1气田的滚滚气流

通过235公里的海底管线

输往位于珠海的天然气终端处理厂

再输送至下游的燃气电厂

城市燃气和工业企业等用户


直到2009年番禺30-1气田投产前

惠州21-1气田作为广东省唯一海气气源

惠泽千家万户


“惠”当水击三千里


如今

一条60米长的橘色栈桥纵贯南北

牵起惠州21-1A、B两座平台

从桥这头走向那头

一边是当初依赖进口才有的油平台

一边是由中国海油自主设计建造的气平台


1分钟脚程

见证的是一场海洋石油工业

跨越15年的对话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心桥


“惠”当水击三千里

2013年12月

中国海油接管油田主要产油区经营

惠州油田迎来了

全面自营管理和自主发展阶段


经过探索与发展

每一个曾与惠州油田

发生过交集的海洋石油人

都会对“百年修得同船渡”这句话

有更深的理解

被8座海上设施围绕着的“南海发现”号

见证了太久、太多


惠州油田的

对外合作在这里

自立自强在这里

勇立潮头在这里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南海发现”号上中外员工交谈


2009年9月14日

中国南海低压扰动突然加强

低压扰动升级为“巨爵”台风

中心附近最大风力达12级

将本能迅速解脱的“南海发现”号FPSO

打了个措手不及 


海底单点系泊系统受到严重损伤

惠州油田开展了长达2年的

永久复产准备——

租用FPSO保障原油生产和向珠海供气

实施单点系泊修复

开展FPSO船坞维修

……

“历经辛苦、饱受风雨”

惠州油田坚强挺过这段艰难岁月


“惠”当水击三千里


2019年10月8日

服役惠州油田近30年的

“南海发现”号解脱

正式宣告退役


从1990年12月21日完成第一船提油

到最后一次提油作业

共完成1134船油外输

累计外输5.17亿桶

时至暮年的“南海发现”号

兢兢业业完成了毕生使命


“惠”当水击三千里


“南海发现”号退役前夕

一次同事小聚上

总监老谭朗诵了一首席慕蓉的诗


我是凡人

我的生命就是这滚滚凡尘

这人世的一切我都希求

快乐啊忧伤啊

是我的担子我都想承受

明知道总有一日

所有的悲欢都将离我而去

我仍然竭力地搜集

搜集那些美丽的纠缠着的

值得为她活了一次的记忆


有的离开 是为了阔别重逢

有的结束 是为了新的开端


“惠”当水击三千里


2020年6月29日

南海东部海域获得惠州26-6重大发现

为珠江口盆地自营勘探最大的油气田


三十年的时光跨度

见证过多少梦想与辉煌

就留下了多少前行的坐标与足印


惠州油田在更远的远方

等待着释放更大能量

“惠”当水击三千里

征途漫漫 壮心不已


“惠”当水击三千里

更多推荐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策划 | 要雪峥 梁冰洁 吉峰 靳洋

文案 | 要雪峥 张冬

图片 | 有限深圳分公司惠州作业公司

新闻中心 整理提供

制图 | 简菁

制作 | 简菁 梁冰洁

责任编辑 | 梁冰洁

监制 | 冯哲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惠”当水击三千里

喜欢本篇内容 

请给我们点个“在看”吧 

“惠”当水击三千里



发布者:中海油,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ubeoil.com/archives/80942

(0)
上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下午11:00
下一篇 2022年7月3日 上午3:28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