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他是中国石油的一名油罐车司机,然而他现在的身份是上海浦东三甲港方舱医院的一名救护车司机,负责运送新冠感染者。


一次他去社区接一家感染者去医院,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对他说,“你好,大白”,他立即想到了千里之外的女儿。女儿最喜欢动画片里大白这个守护者的角色,他曾立志要做女儿的大白。现在,他成了所有人的“大白”。


今天,我们“战疫‘人世间’”栏目,讲述这位“石油大白”的故事,一起来看。


5月8日凌晨,陈建辉驾驶负压救护车把一名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孕妇送到上海东方医院,回到集装箱改装的宿舍里和衣躺下,他失眠了。耳边还萦绕着孕妇在高烧半昏迷状态下一直念叨的“求你救救我……”


那一刻,他更坚定了做好这份工作的决心。


“社会对我们有恩,现在轮到我们报恩了

陈建辉是中国石油运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一名油罐车司机,8年油罐车驾驶经验,但从未摸过救护车的方向盘。4月,上海疫情爆发,运送阳性人员的负压救护车在不断增加,专职司机短缺,上海疾控中心面向社会招募志愿者,陈建辉第一个报名应征。


这次招募的负压救护车司机,是抗疫一线最危险的岗位之一,每天吃住在方舱医院,接送阳性感染者。特殊时期,上海医护人员紧缺,车上不配随车医生,司机既要开车,还要兼着医护人员的工作,各种危险都要往前冲。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陈建辉担心妻子不同意,报名前就没跟妻子商量。4月13日,他拿着疾控中心的录用通知问妻子“你会不会怪我?”妻子说:“你要不报名我才怪你。”


前些年,他们的女儿得重病,治病过程中受到公司和社会的大力帮助,女儿痊愈了。“社会对我们有恩,现在轮到我们报恩了。”这是夫妻俩的共识。


陈建辉的妻子是中国石油上海销售公司的一名加油员,第二天,夫妻二人各自带着行李出门,一个去方舱医院做救护车司机,一个去加油站为救援车辆加油。在小区门口分开的时候,陈建辉对妻子说:“来上海8年了,我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海漂’,现在,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融入了这座城市。”


“我能坚持到方舱医院最后一名患者康复


陈建辉被分到浦东三甲港方舱医院工作,到了医院,医护人员对他进行了简单的培训,就把一辆崭新的负压救护车交给他。他接到的第一项任务,是把一名突发急性心梗的阳性感染者送到浦东医院抢救。第一次驾驶救护车出门,他心里有点慌,但现实容不得他犹豫,对车上的病人来说,快一分钟,生命就多一分希望。他拉响了警报,30多公里的路程,20分钟就送到了。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回来的路上,陈建辉放慢了车速,昔日里繁华拥堵的大都市,此刻空荡荡看不到一辆车,安静到让人不适应,像极了电影里的慢镜头静音场面。陈建辉心里不由泛起一阵伤感——以前,感染者对他来说只是一串数字。现在,这些数字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现实也容不得他抒情,半路上他又接到了急救电话,要去某居民区运送一名感染者。


上海已入夏,高温天气下,陈建辉穿着两层密不透风的防护服,戴着三层橡胶手套,脸也被面罩和口罩捂得严严实实,走两步就全身湿透,这让他有窒息感,可他不能摘下防护装备,更不能停下来。三甲港方舱医院只有他这一名救护车司机,必须24小时在岗。没任务的时候可以睡一会,在车上,在宿舍,甚至在户外靠着墙根都能眯着。睡觉的时候他连防护服都不敢脱,电话铃声调到最大,手机一响,跳起来就往外跑……


更大的挑战,来自心理恐惧。这段时间,他身边不断有工作人员被感染。每天和感染者接触,说不定下一个就是自己。


在高强度的工作和精神压力下,陈建辉瘦了一大圈。报名应征时,他以为十天半个月就结束了,没想到现在战线拉得很长。


记者问他:“怕吗?”


他说:“怕,但是一到现场就不怕了。”


记者再问:“那你还能坚持多久?”


“我能坚持到方舱医院最后一名患者康复。”他笑了。


此时的陈建辉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充实。25天时间,他共执行紧急任务125次,累计行程超3000公里,让100多个家庭在无助的时候看到希望。


“哪有什么英雄,一个司机而已


自从4月14日离开家,陈建辉和妻子都在各自岗位上忙碌,虽然两人工作地相距不远,但20多天从未见过面。有一次他送完病人路过加油站,隔着车窗看到妻子的身影,想下车去打个招呼,但想想自己此时的身份,他忍住了。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近日,河南疫情再起,陈建辉有点担心家里年迈的父母和三个孩子。以前,他每晚睡前会用微信视频和远在河南老家的父母、孩子聊天。自从做了志愿者,他就找各种理由拒绝父母、孩子的视频,因为怕他们看到自己的防护服,让他们担心。


大儿子读高三,下个月就要高考了。此前他和妻子答应过孩子,高考时一定会回去陪他。现在,他们要食言了……月初给儿子打生活费的时候,陈建辉特意加了几百块钱,用以弥补内心的愧疚。


采访时,记者用到了平民英雄这个词,陈建辉赶紧纠正:“哪有什么英雄,一个司机而已。”


 “那你喜欢别人叫你什么呢?”记者问。


“叫大白吧。”陈建辉说。有一次他到社区接一家感染者去医院,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地对他说,“你好,大白”,他立即想到了千里之外的女儿。女儿最喜欢动画片里大白这个守护者的角色,他曾立志要做女儿的大白。


现在,他成了所有人的“大白”。


记者 | 徐远震

特约记者 | 贺丽娅

图片 | 黄莞


 往期回顾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统筹/责编 | 王芳


本文欢迎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并请在文章前注明:本文首发于中国石油报,微信号:zgsybwx。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战疫“人世间”② | 我在上海运送感染者

觉得好看,就点这里


发布者:cnpc,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ubeoil.com/archives/75716

(0)
上一篇 2022年5月10日 上午10:11
下一篇 2022年5月10日 上午11:16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