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塔里木盆地20年+,中国石化云露获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10月26日,在李四光诞辰132周年之际,第十七次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在京颁奖,中国石化所属西北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总地质师云露,获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奖。


李四光地质科学奖是中国地质行业最高层次的荣誉奖,创立于1989年。该奖分野外地质工作者奖、地质科技研究者奖、地质教师奖和荣誉奖,每两年评选一次,获奖者不多于15人,一人只能被授予一次,并作为终身荣誉奖。截至目前,中国石化共有11人获得野外地质工作者奖,6人获得地质科技研究者奖。


坚守塔里木盆地20年+,中国石化云露获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云露长期致力于储层和成藏研究,20多年来,他始终坚守在塔里木盆地油气勘探科研一线,先后承担国家重大专项、中国石化重大专项和“十条龙”项目共15项,其中1项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获省部级一等奖。在盆地基础地质研究、选区评价、储层与成藏富集规律研究等方面取得多项成果认识,为塔河油田的快速探明和顺北油气田的发现做出重要贡献。2016年,中国石化宣布在顺北油气田勘探取得重大商业发现,成为近十年来塔里木盆地勘探的新亮点。2020年,顺北油气田建成百万吨级产能,成为中国石化新的上产重要阵地。


坚守塔里木盆地20年+,中国石化云露获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近年来,云露先后在明确塔河奥陶系多期岩溶储层发育模式,丰富海相油气勘探理论;提出“立体勘探”部署思路,发现一批碎屑岩油气藏等方面取得研究成果,在建成世界首个十亿吨级塔河岩溶缝洞型大油田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有效支撑塔河油田的快速探明。曾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第十九届孙越琦青年科技奖、中国石化科技创新功勋奖、中国石化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他参与研究的《塔河奥陶系碳酸盐岩特大型油气田勘探与开发》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坚守塔里木盆地20年+,中国石化云露获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2004年,云露创新提出了在塔河南部发育加里东中期岩溶及岩溶缝洞储层的新认识,根据这个认识,后期建成了第一个以轻质原油为主的油气主产区。这一突破将塔河油田的有利勘探面积向南扩展了3000平方千米,累计提交探明储量近2亿吨油当量。


2008年,云露带领团队取得了一批新的研究成果,指导发现了十亿吨级的顺北油气田。2016年,中国石化宣布在塔里木盆地顺北地区勘探取得重大商业发现,成为中国石化在塔里木盆地新地区、新领域、新类型获得的重大油气突破。2017年,云露带领团队创新形成了“两控三定四型”断溶体油气藏高产井部署技术,并成功应用于顺北4号、8号断裂带的探井部署,首次取得了塔里木盆地连续4口探井测试获得超千吨油当量的好成绩。目前顺北油气田评估资源量达到17亿吨油当量,已建成百万吨级产能阵地。


“勘探路上没有孤胆英雄,获得荣誉既离不开老一辈石油科技工作者的辛勤付出,更离不开各级领导和同事们对盆地油气勘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获奖后的云露发出感慨。



【延伸阅读】

 

坚守塔里木盆地 我为祖国找石油

——记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奖获得者云露

 

在李四光诞辰132周年之际,10月26日,第十七次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在京颁奖,中国石化所属西北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总地质师云露,获评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奖。


8月25日,央视新闻联播栏目播报了一则“塔里木盆地新发现亿吨级油气区”的消息。中国石化西北油田分公司部署在塔里木盆地顺北油气田的重点探井—顺北44X井试获油当量超过千吨,标志着该地区获得亿吨级油气区重大发现。


“这是我们今年在塔里木盆地获得的第4口日产油当量超千吨的井,进一步展现了顺北地区良好的资源潜力。”中国石化西北油田分公司副总经理、总地质师云露说,“西北油田连续两年提前超额完成储量任务目标,每当看到这些成果,就像农民在秋天看到田地里丰收的庄稼,喜悦感油然而生。”


1997年,云露从中国地质大学(武汉)毕业,他怀着 “我为祖国献石油”的理想来到新疆塔里木盆地,24年如一日,坚守在油气勘探科研一线,先后承担了国家科研项目(课题)、中石化重大科技项目和“十条龙”项目共15项,在盆地基础地质研究、选区评价、储层与成藏富集规律研究等方面取得多项成果认识,为中国石化塔河油田快速探明和顺北油气田发现做出了重要贡献。


近年来,云露先后获得国务院特殊津贴、第十九届孙越琦青年科技奖、中国石化科技创新功勋奖、中国石化突出贡献专家等荣誉,他参与研究的《塔河奥陶系碳酸盐岩特大型油气田勘探与开发》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今年,云露获得中国地质行业最高层次荣誉奖——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奖。

 

“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干下去,还要干出个好模样。”


见面时总是微笑着,说起话来语速较快。很多人初见云露,常常会感觉这位西北油田的副总经理、总地质师开朗、随和、忙碌。


然而,很多与云露一起工作多年的同事们却说,工作中的他却是另外一个模样——别样的认真、执着。


2004年,塔河油田主体区块的油气资源情况已经整体探明,西北油田未来的资源方向在哪里,大家意见分歧较大。很多人认为塔河油田南部的中上奥陶统地层沉积连续,没有沉积间断,不具备岩溶发育的条件,不是“走出塔河”的有利方向。


参加工作仅7年的云露,时任西北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地勘所所长。他通过观察塔里木盆地周边野外地质剖面,发现奥陶系内部地层之间存在沉积间断,发育岩溶。在4.6亿年前,塔河地区与盆地周边具有相似的沉积环境,由此可推断出该区域可能发育加里东期岩溶。


为了验证自己的设想,他匆忙地穿梭于机房、岩心库、实验室之间。在机房一待就是一整天,看地震资料、分析地层相位的变化情况。西北油田的岩心库距离办公驻地10余公里,为了节约时间,他常常是早上背着馕饼和水去库里观察岩心、岩屑,晚上回来时,背包里装的是满满的样品。第二天一大早,他再将这些岩心、岩屑背到实验室,进行分析化验。


功夫不负有心人,6个多月的辛苦研究终于换来了新发现。云露发现中奥陶与上奥陶统之间普遍缺失2~4个牙形刺带,存在1-2个百万年沉积间断。他在岩心上发现了地层暴露的标志,证实塔河油田南部具有发育岩溶的地质条件。


据此,云露创新性地提出了在塔河南部发育加里东中期岩溶及岩溶缝洞储层的新认识。根据这个认识,西北油田大胆向塔河油田南部的斜坡区展开勘探部署,后期建成了第一个以轻质原油为主的油气主产区。这一突破将塔河油田的有利勘探面积向南扩展了3000平方千米,累计提交探明储量近2亿吨油当量。


20年多年来,云露和同事们致力于储层和成藏研究,先后在明确塔河奥陶系多期岩溶储层发育模式,强化构造演化和油气成藏研究、建立多期成藏模式,提出“立体勘探”部署思路等方面取得了多项研究成果。这些成果在建成世界上首座十亿吨级的塔河岩溶缝洞型大油田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塔河油田含油气面积由“九五”末期的630平方千米扩大到近6000平方千米,勘探井成功率达到75%,达到世界同类型油藏勘探的领先水平。

 

“石油在地质家的脑袋里,

思想碰撞的过程就是把石油找出来的过程,

这需要较真儿,更需要分享和合作。”

西北油田物探专家杨林是云露的老同事,他给云露贴了一个标签:较真儿!在科研工作中,只要观点不同或思路不同,云露就一定要辩论到底。于是,科研会议上就经常会出现不同认识间的“火花四溅”。


2017年,在论证顺北5井的井位部署会议上,一些专家认为应该借鉴塔河油田的勘探经验,以“串珠”为目标进行布井。


串珠,类似于新疆的“烤羊肉串”。在地震剖面上,装满油气的岩溶洞穴就像一块块“烤肉”镶嵌在地层中,而洞穴之间的地质通道,就像一根铁签子将他们连通在了一起。


塔河油田20多年的油气勘探经验表明,剖面上的“串珠”是好储层的地震响应特征,在这种目标上打勘探井的成功率较高。


云露对顺北地质情况有着独特的认识,他认为,顺北地区的沉积构造演化有别于塔河油田,不能用以前的老方法来解决新问题。他认为断裂带才是好储层,应该在断裂带上部署井位。


争论异常激烈。几个小时的会议下来,谁也没有说服对方。


会后,云露一连数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寻找蛛丝马迹,对现有的资料再次进行严谨的论证、分析,同时站在对方的角度,对不同的观点进行深入思考、比对。


再次召开的部署会议上,云露第一个发言。他综合不同观点,依据有力的证据,提出了“通源断裂+串珠异常”是高产井的反射特征的认识,这些新认识有效指导了顺北5井、顺北51井等重点探井的部署。经过两年探索总结,云露带领团队创新形成了“两控三定四型”断溶体油气藏高产井部署技术,并成功应用于顺北4号断裂带、8号断裂带的探井部署,首次取得了塔里木盆地连续4口探井测试获得超千吨油当量的好成绩。


云露在交流中敢于较真儿,很大程度上源自于他内心有底气。


在云露的办公室的柜子里,有10本厚厚的笔记本。本子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很多地质资料。那是他在1997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刚到塔里木盆地工作一年多的学习笔记。


云露对刚入职时的那一幕记忆犹新,“一位老前辈指着几个资料柜对我说,小伙子,塔里木盆地的地质资料基本都在这里,你研究透了,就算入了行。吃不了这个苦,将来也就不会有大出息。”


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云露将“单身汉”的快乐生活建立在与100多口井的资料的“亲密接触”上。从地震剖面到构造图、从单井资料到科研报告,有些井的地质资料他研读了五六遍,学习心得不仅记满了十本厚厚的笔记本,而且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二十余年过去了,现在在学术交流或日常讨论时,提到某些井的地质情况,云露仍然能够随口说出它们的“前世今生”。


2008年,西北油田勘探方向放眼整个盆地,寻找新的规模阵地面临着一系列的基础地质问题。云露因精湛的业务能力,被任命为国土地调项目“塔里木盆地碳酸盐岩油气地质调查及战略选区(带)评价”等课题的技术首席,牵头组织开展盆地基础地质研究与编图。

他坚持将自己的所知所学分享给科研人员,与大家同心协力,综合应用钻井1500余口、露头30余条、二维地震资料14万公里、三维地震资料5万平方公里,系统编制了12个层系38层、4大类22个小类基础图件361余幅,资料精度、控制程度、认识方面均取得很大提升。他们在顺托果勒低隆起发育寒武系玉尔吐斯组斜坡相烃源岩等地质基础研究方面取得了一批新的研究成果与认识,并指导发现了十亿吨级的顺北油气田。

 

“作为科技工作者,唯有创新,才能行稳致远。”


2016年8月,中国石化宣布在塔里木盆地顺北地区勘探取得重大商业发现。顺北油气田的发现是中国石化在塔里木盆地新地区、新领域、新类型获得的重大油气突破,这就意味着该区领域的地质结构与塔河油田有着很大的不同。


面对新的勘探难题,云露担任中国石化重大科技项目群 “顺北地区断溶体油气藏富集规律与有利目标评价”项目的负责人,带领团队针对顺北特深油气田开展攻关研究,并取得重大科研进展。


他们提出了塔里木盆地“低地温、大埋深、高压力”条件下抑制生烃模式,指出顺北地区现今埋深超1万米的烃源岩仍然处于生成液态烃-天然气阶段,顺北地区是晚期轻质油-天然气藏勘探的有利区带。


他们创新提出了断控储集体新的储集类型与构造破裂成储机理,突破了断裂带不能形成规模储集体的传统认识,开辟了新的勘探领域。


他们发现了新类型超深断溶体油气藏,明确走滑断裂带“控储、控藏、控富”油气富集规律,创新建立了“寒武多期供烃、构造破裂控储、原地垂向输导、晚期成藏为主、走滑断裂控富”断溶体油气成藏模式,明确了顺北“奥陶系整体成藏、局部富集、东部富气、西部富油”的资源格局,丰富和发展了海相油气成藏理论。


……


“顺北是世界上最深的商业开发油气田之一,类型独特、潜力巨大。通过我们的研究,目前顺北的评估资源量达到17亿吨油当量,已发现三级储量8.7亿吨油当量,已建成百万吨级产能阵地。”云露说。


塔里木盆地自然条件恶劣。“国外少有,国内仅有”的特殊地质条件和以“超深、超稠、高温、高压、超矿化度、高硫化氢”为主要特点的世界罕见的勘探开发难题,为像云露这样的地质研究人员搭建了广阔的实现人生价值的舞台,但也有一些人,因为塔里木盆地的资源勘探难度大、条件艰苦而选择离开。


云露不是没有机会离开,但他面对各种诱惑,仍然选择了坚守。他在党史学习教育中曾说过这样一段体会: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历史,让我深刻感受国家富强、民族复兴离不开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作为一名从事油气资源行业的科技工作者,踏踏实实地坚守在塔里木盆地做好研究,寻找大油田,实现大突破,就是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做贡献,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贡献。”


获奖之后,很多人向云露道喜,但他却说:“勘探路上没有孤胆英雄。取得这些荣誉,既离不开老一辈石油科技工作者的辛勤付出,更离不开各级领导和同事们对盆地油气勘探工作的关心和支持。”


云露依然开朗、随和、忙碌、执着,与他在获奖之前没有什么两样。他深知,塔里木盆地的油气资源勘探是一趟没有终点的科学旅程,顺北尚处于勘探发现初期,扩大成果任重道远;塔河深层、玉北等领域还有很多基础性的科研难题,这些难题就像一道道考题,等待着他和团队在未来的时间里,用责任和坚守去一一解答。



通讯员:王福全 朱猛

责编:刘露

发布者:中国石化,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cubeoil.com/archives/17483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